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陆河人在北京-论坛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陆河
查看: 2138|回复: 0

[网上看到的] 把根留住 — 陆河外出老板朱火照回乡开山辟路挽救“空城村”侧记

[复制链接]

404

主题

15

好友

89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社区QQ达人 最佳新人 活跃会员 宣传达人

鲜花(16) 鸡蛋(0)
发表于 2015-8-10 09:04:12 |显示全部楼层
  从陆河县河口镇河口墟出发,沿着曲折狭窄又险峻的山道蜿蜒行驶,途经北龙水库、Z字型弯道和陡坡,大约四十多分钟车程就到达北龙村南房自然村。
  这是一个典型的贫困山区村。在老山民的记忆中,村里仅有一条羊肠小道与外界相通,五六公里的山路要行走好几个小时。因为路难走,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个穷村子才开始分解式搬下山。如今全村人都已走出山村,废弃的老村成为“空城”。
  “30年前因为穷而走,30年后因为富而回来!”南房自然村村民、外出人士朱火照站在山上的老村旧址充满自信地说。
  朱火照,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农民、外出老板,去年8月,回乡投资100多万元,开通了一条约6公里长的通村公路。今年元旦,该路完成路基工程并举行简单的通车仪式,这标志着南房自然村告别没有通村公路的历史。
  在南房,朱火照不是最有钱的外出老板,但却是一个最热心的人。去年春,他回到陆河,看到陆河各地在省、市、县各帮扶单位的支持下,脱贫的步伐不断加快。作为陆河人,他一直想为家乡做点事情,但苦于没有经济实力而不敢行动。而今,事业有成的他毅然决定为家乡修路。这一想法得到了大伙儿的支持。
  消息不胫而走,有人赞扬,有人摇头,甚至有人不理解,说他自讨苦吃……听到这些不同的声音,朱火照一笑而过,他有他的执着与坚持。“我们这一代不回来,那下一代人就有可能把家乡淡忘了。为了把故乡的根留住,我们回来先开路,再建新南房。”
  今年44岁的朱火照,肩膀宽厚,身躯魁梧,脸上总是挂着微笑。他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在深圳历经艰辛拼搏之后,事业有了起色。富裕不忘根,他心想开路重建南房。
  从河口墟到南房自然村约18公里,其中约有6公里是羊肠小道,如果要打通南房公路,必须先修整好这6公里的过村山路。开路需要资金,慷慨的朱火照全部包下。他找来邻村村民朱汉球协助工作。修路赢得村民的响应,也得到各级党政领导的大力支持。
  南房自然村历史悠久,建村迄今有500多年,地处群山环抱之中,水源充沛,宜居宜耕,空气新鲜,云海时现,果园错落,置身其间仿佛处于世外桃源。朱火照坦言,要利用这座废弃老村庄发展休闲旅游观光事业。他的想法,符合了该县七届人大五次会议上提出的抓好河口镇“全国重点镇”规划建设和加快宜居生态示范区项目建设的报告精神。足见他有超人的远见。
  顺延山沟北向而上,至南房自然村口,全是泥土石头路,坑坑洼洼,路边杂草疯长,路窄难行。为了开山辟路,朱火照从深圳工地运回自己的挖掘机、推土机、拌搅机等设备。他说:“全部都用自家的‘兵器’,可节约很多开支。”不仅如此,更为重要的是 “工程质量有保证”、“技术关没问题”。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南房这段山路有大小山头20多座、涵洞20多个、弯道20多处,这些都被他和施工队员们一一拿下,并且按施工计划完成任务。提起朱火照开路,朱氏家族、广东省陆河朱熹文化发展促进会会长朱炳火先生双手竖起大拇指予以称赞。
  去年5月,朱火照带领施工队到南房测量进村公路,需要征用村民一些土地。上村三、四、五组等50多户村民无偿捐出自己的山地,甚至一些贫困村民也十分乐意让出农田山地支持他开挖公路。村民的支持,让朱火照大受鼓舞。在工程完成70%的时候,资金出现短缺,朱火照准备卖掉深圳的房子,幸好其亲戚伸出援手帮助一部分资金助他度过难关,确保了修路工程按计划进行。朱火照说:“自己的本事再大,没有大家伙的鼎力帮助和上级领导的大力支持,开路的梦想不可能顺利实现。”
  通往南房自然村的山路陡峭,石头多,经挖掘机凿开后稳定性差,山上的碎石很容易掉落,一不小心就可能被砸中。从施工工地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朱火照,修路、看图纸、勘测地形等技术非常在行,对修路的安全质量要求相当严格。一次,他看到一道弯路,下面铺垫了大块石,路基比较平整,但沉降收敛较大。他要求施工员把石块搅碎夯实。他说,如果不这样加固,被大暴雨一冲和重力挤压,时间久了容易掏空,路基就会下陷。大石块看似稳,其实暗藏“危机”。朱火照对安全质量近乎“苛刻”,投资老板成了“监工头”由此传开。
  南房自然村位于甘仔砺山麓。群众说,南房行路难,难如登摩天。淡简窝、豹子窝、矿陇窝、香同窝、梅子坝尾等路段都是悬崖峭壁,是工程项目的难点。“光看这么多个窝字,你们就可想象出啥样了。”朱火照说。在开辟矿陇窝时,约300余米路段尽是硬石头,每开进一节路,都要耗时耗力。他从路基的沉降量、平整度、弯沉度、宽度等方面反复检测、仔细查看,发现问题及时整改,两台挖掘机在峭壁上凿了一个多月终于开通。朱火照说:“如果是平时,我们两部机器五六天就可拿下这工程。”
  去年腊月廿旬,记者跟随朱火照上山,从山脚下的上村出发,走过刚刚开通的泥土路,绕过道道山弯,来到了南房自然村。只见山腰处几间棚寮,棚门悬挂的一幅“欢迎你回到北龙南房村”的红色横幅赫然醒目,建设南房村公路施工队就设在这里。朱火照说,1997年最后一个搬出南房的村民是朱锡兴。这就说明,南房自然村已在10多年前就没人住了。“是的,今天回来,我们就是要重建家园,让在外的南房人记住家乡,记住南房就是我们的根!”朱火照站在南房旧址激动地说。
  为了确保项目如期竣工,朱火照带领施工队友每天早出晚归,午餐在工地上吃,累了就在石头上歇息一下,渴了就喝口甘甜的清泉水。去年中秋节,连安居在深圳的家都没有回去,至农历腊月廿八,他还在修路工地上巡查路况。真是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4个月的建设,约6公里的进村公路基本完成。为了筹划后续工程,今年春节全家人还从深圳回到老家过年。
  守住家乡青山绿水是朱火照这一代人的梦想。他回乡投资开路的义举感动了乡亲们。在开辟南房至甘仔砺路段时,退休干部朱桂盛主动出资承担修建事宜。他说:“火照把路修到我们家门口,他这么热心公益事业,我们也应该尽一份力支持。”
  今年春节过后,朱火照又回乡投资100多万元,开通南房至东坑镇石塔村约6公里的跨镇公路,“开通后,包括南房在内的河口镇三个自然村可以绕东坑镇到县城,路程比走原河口墟缩短20多公里,到普宁大坪镇路程缩短约30公里。” 该工程目前已完成60%,基本可以通车,标志着河口镇与东坑镇两地实现了互通,结束了两镇东西片没有公路通行的历史。
  日前,记者跟随朱火照的施工队从东坑镇方向出发穿过河口镇南房自然村。汽车沿山道盘山而上,坡陡、路窄、弯急……车轮下尘土飞扬,不一会儿,衣服披着一层厚厚的尘土。记者坐在车厢内如同在悬崖上爬行,因路基刚修好,左拐右弯,颠颠簸簸,让人提心吊胆。记者敬佩朱火照开山辟路不畏艰难的胆魄。他们为后人开通了一条幸福之路、致富之路!
  站在甘仔砺山顶,放眼望去,可以看到谢非同志的故乡——对门村,眺望到海丰公平和陆丰,南房、上村等自然村落更是尽收眼底,生态自然风光秀美怡人。面对得天独厚的天然资源,朱火照设想:把这里打造成一个红色旅游区、文化旅游休闲区,大力发展生态经济,开发有机生态农场,让旧山村焕发新活力。“我们要保护好生态环境,才能建设美丽乡村。”朱火照掷地有声地说。
  如果说南房是朱火照心灵的归宿,那么重建家园就是他心灵的寄托。“回到南房就流连忘返!”朱火照说。那是南房人的恋乡情结!(记者 洪广凭 通讯员 吴惠明 )
  
  朱火照在大坳鼎山顶为村民开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陆河人在北京

QQ|陆河人在北京-论坛 ( 京ICP备12040706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557号 )  

GMT+8, 2018-2-22 16:51 , Processed in 0.193608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